參考消息網12月21日報道 外媒稱,中國一家咨詢中心因對一名同性戀男子使用催眠和電擊來“治療”其性取向而被判對他進行賠償,該男子聲稱治療對其身心造成了傷害。這一事件可以說是中國剛剛崛起的捍衛同性戀權利運動的一次罕見成功。
  據英國《每日電訊報》網站12月20日報道,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的一份判決書宣佈,重慶心語飄香心理咨詢中心應進行公開道歉,停止對治療同性戀的虛假廣告宣傳,並賠償化名為小振的原告經濟損失3500元。
  法院並沒有對小振所稱受到的傷害進行裁決,不過法院判決書上明確指出,同性戀並非精神疾病,不需要治療。同時法院責令該咨詢中心公開道歉。
  原告小振一開始要求被告咨詢中心以及他認為對此也負有責任的網絡搜索引擎百度進行公開道歉,並賠償他包括交通費、治療費和精神損失費在內的一共14000元人民幣。
  他的這一訴訟要求被駁回,之後百度從其搜索引擎中移除了這條廣告。
  小振對美聯社記者說,他對此案的判決結果“相當滿意”,“法院是站在我這一邊的,法院支持同性戀不是精神疾病,無需治療這一觀點”。
  國內知名同性戀論壇淡藍網創始人耿樂稱,法院公佈這一裁決是個“歷史性時刻”。
  “作為首例此類案件,這一案件的勝利將具有深遠的社會意義,”耿樂說,“這是法律領域首次清楚、正面地描述同性戀。鑒於該案件的裁決是在首都北京進行的,這對今後類似案件的審判將具有重要的參考意義。”
  今年2月,為了迎合盼著抱孫子的父母,小振同意去接受治療。
  “不孝有三,無後為大”是中國人對孝順的理解。2001年,中國將同性戀從精神疾病名單中剔除。然而,目前中國尚無法律規定不准歧視同性戀,同性伴侶的結合也不被認可。
  據英國廣播公司網站12月19日報道,中國一家心理診所被法院裁定必須向在那裡接受電擊以進行“同性戀矯正”的男子進行賠償。
  北京市海澱區人民法院12月19日判定,化名為小振的同性戀狀告重慶心語飄香心理咨詢中心用電擊方式進行“同性戀矯正”勝訴。
  據信,這是中國首例“同性戀矯正”治療案。
  
  點擊圖片進入下一頁
  2012年10月2日,福建首對男同性戀公開結婚。中廣網圖片
  
  【延伸閱讀】中國首例電擊治同性戀案宣判 心理中心賠3500元
  同性戀者小振(化名)迫於父母壓力,到重慶心語飄香心理咨詢中心(以下簡稱心理中心)尋求幫助,受到電擊治療。小振認為同性戀不是病,不需要扭轉治療,遂將心理中心及為該中心做推廣的北京百度網訊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百度)訴至法院索賠。記者昨日獲悉,這起我國首例同性戀扭轉治療案已在海澱法院宣判,心理中心在其網站首頁向小振道歉48小時,並賠償3500元。
  據原告小振訴稱,他是同性戀者。去年春節期間,迫於父母壓力,他在百度上搜索關於同性戀治療的相關信息,發現排在第一位的是心理中心關於“矯正治療同性戀”的廣告。後小振到該心理中心咨詢,心理中心承諾同性戀可以治好,並對其進行了催眠和電擊治療,這給其身體和精神帶來了極大傷害,且沒有任何效果。
  事後,小振通過咨詢專家和搜索相關規定得知,同性戀並非精神疾病,也無需治療。小振認為該心理中心的治療非法,百度則為該虛假信息進行了推廣。小振訴請法院判決心理中心和百度侵犯其身體權、健康權和一般人格權,應賠禮道歉並連帶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萬元,並賠償醫療費、交通費和誤工費4299元。
  海澱法院審理認為,在為小振做治療的該心理中心的薑某,其本人稱所獲得的高級心理咨詢師證書,經查為假,證書編號也不符合證書編碼規則。其次,因同性戀並非精神疾病,心理中心承諾可進行治療,也屬虛假宣傳。心理中心為小振進行電擊治療,其行為已超出心理咨詢範圍。
  法院認為,該心理中心通過買百度關鍵詞進行推廣,雖為不當,但並非針對小振本人行為出於自願,且沒舉證在具體診療過程中,其人格尊嚴受到侵犯情形的存在,故法院對原告的該項訴訟請求不予支持。
  最終,海澱法院一審判決,由心理中心在其網站首頁持續向小振道歉48小時,並賠償經濟損失3500元。同時,法院駁回了小振對心理中心及百度的其他訴求。(記者 張淑玲)
  (2014-12-21 07:42:20)
  
  【延伸閱讀】單項樂隊透露欣賞同性藝人 鼓勵同性戀人做自己塞恩-馬利克大贊傑克-吉倫哈爾
  單向樂隊
  搜狐娛樂訊 (文/Joanna)據外媒12月19日報道,單項樂隊(One Direction)近日在倫敦參加一個關於同性戀的訪談節目時,大方談論了他們欣賞的同性藝人。路易-湯姆林森(Louis Tomlinson)稱:“我認為貝克漢姆很帥,但是拉塞爾-布蘭德(Russell Brand)在喬納森-羅斯《Jonathan Ross》裡面的表現真實太棒了,我非常崇拜他。”塞恩-馬利克(Zayn Malik)說:“雖然說愛上了傑克-吉倫哈爾(Jake Gyllenhaal)不太準確,但是我看過他演的《囚徒》(Prisoners)。他的表演非常好,我很喜歡。”尼爾-霍拉尼(Niall Horan)分享說他喜歡男神約翰-尼德羅普(Johnny Depp)。
  樂隊成員還聊到同性戀社區的話題,表示理解並支持,並且對已有同性戀傾向的年輕人提出一些建議。塞恩說:“堅持做自己。如果那是真實的你,就做好你自己,不要去在意其他人的議論,而擔心成為同性戀。”http://yule.sohu.com/20141220/n407129777.shtmlyule.sohu.comtrue搜狐娛樂Joannahttp://yule.sohu.com/20141220/n407129777.shtmlreport1320塞恩-馬利克大贊傑克-吉倫哈爾單向樂隊搜狐娛樂訊(文/Joanna)據外媒12月19日報道,單項樂隊(OneDirection)近日在倫敦參加一個關於同性戀的訪
  (2014-12-20 16:40:03)
  
  【延伸閱讀】促進家鄉同性戀權益活動 蘋果CEO庫克捐重金
  參考消息網12月19日報道 外媒稱,蘋果公司執行長庫克捐款資助家鄉亞拉巴馬州,及南部另外兩州的同性戀權益促進活動。
  據臺灣“中央社”12月18日援引美聯社報道,庫克捐給總部位於華府的人權運動組織的金額未揭露,但人權運動組織透露,金額“可觀”。
  人權運動組織表示,他們將協助資助明年4月在阿拉巴馬、阿肯色和密西西比等州舉行,為期3年,規模850萬美元的同性戀權益促進活動。
  這個名為“一個美國計劃”的公關活動,主要是致力在這些州建立一個接受同性戀、雙性戀、變性人的環境。這些活動將包括電視及其他廣告、郵寄傳單,以及在這些州的工作人員人事費用。
  人權運動組織發言人拉蘭表示:“我們希望庫克可觀的個人投資啟發其他人支持這個重大且具歷史性的活動。”
  人權運動組織主席葛里芬在部落格貼文中透露庫克捐款消息。蘋果發言人於蓋證實表示,“這是庫克個人捐款。”
  (2014-12-19 11:03:03)
  
  【延伸閱讀】“請不要把我們和艾滋病捆綁!”——你所不知道的男同性戀圈
  新華網北京12月1日新媒體專電題:“請不要把我們和艾滋病捆綁!”——揭開你所不知道的男同性戀圈
  新華社“中國網事”記者苑蘇文張玉潔董璐
  1981年,美國一名男同性戀者(“男同”)成為世界第一例艾滋病患者。此後,艾滋病似乎就成了男同性戀者揮之不去的陰影。
  12月1日是第27個“世界艾滋病日”。之前發佈的數據顯示,我國男性同性行為人群,仍是艾滋病病毒感染的高危人群。青年學生正逐漸成為艾滋病毒感染高發人群,且大多為男性。據瞭解,我國最小感染者只有14歲。
  為何艾滋病感染者多為男性?男同性戀者們怎麼說?且看“中國網事”記者的調查。
  (小標題)年輕“男同”多患病,只因太“開放”?
  一天清晨,26歲的男同性戀者喜熊(化名)像往常一樣打開手機里的同性交友軟件“Jack'd”,一張稚嫩的臉出現在他眼前,這是一名出生於1998年的男“同志”,約請他到家中見面。
  “他看起來挺可愛的,不過我當時的第一感覺是,這些新入圈的年輕小孩太開放了。”喜熊說。
  同性戀在中國仍是“不能說的秘密”。因此,這些小眾群體多組成一個個相對封閉的小圈子,通過熟人才能加入。對於不少剛剛進入“圈子”的同性戀者,對“組織”的新鮮感往往誘發一些過分“開放”的行為。
  喜熊回憶起自己5年前認識的另一名“高調gay”,這位當時還是大學生的男同性戀者,毫不避諱地在社交網站上曬出了自己的身份,以及與一些男友的合照。
  據瞭解,除了貪圖新鮮的年輕人,一些有經濟實力的男同性戀者,私生活也比較“混亂”。
  在25歲的男同性戀者小寶(化名)看來,年輕一代對性取向更加自信,但“涉世未深”,容易受到傷害。
  小寶還是大學生時,曾有過一個“危險”的男友。這位男友去外地工作時染上了艾滋病。雖然他第一時間把病情告訴了小寶,但患病的真實原因卻一直對他有所隱瞞。
  “他告訴我,是在小診所補牙得的病,但是我後來發現他其實很亂來,同時和好幾個人交往。”小寶說。
  沒有婚姻的“束縛”,也給了男同性戀者更多選擇。從事酒店行業的男同性戀者小福(化名)將這視為一項“福利”。“很多異性戀結婚後感情變淡了,但因為孩子或者親情,還是會繼續在一起。同性戀者如果沒有感情了,可以隨時和平分手,不必背負那麼多負擔。”他說。
  這真的更加自由嗎?有同性戀者指出,小福的“自由派”觀念增加了同性戀者患艾滋病的危險。
  (小標題)“不要把我們和艾滋病捆綁”
  “最讓人傷心的,不是大家的歧視,而是大家說起‘男同’就扯上艾滋病。”來自湖南的男同性戀者小志(化名)指出,所有人都很愛惜生命,即使在同性戀圈子中,大多數人也會對艾滋病患者退避三舍,並且平時積極採取保護措施。
  一些男“同志”指出,不少媒體在報道同性戀者時,有意貼上“艾滋”的標簽,也對公眾造成了誤導。
  “很多新聞只要涉及男同性戀,就把標題打出來,往往還會扯上‘艾滋’‘亂來’‘虐待’等標簽,使得大家覺得男同性戀者十分不堪,但事實並不是這樣的。”小F說。
  在小福看來,男“同志”與其他人都沒有區別,許多正常取向的人還是能和他們相處得十分融洽。“和異性戀一樣,男同在一起也是談戀愛,喜歡就在一起,不喜歡就分開,就這麼簡單。”
  造成很多人對男同性戀者“亂來”印象的,是男性之間的戀愛關係不會那麼“含蓄”。“女性談戀愛的時候會‘害羞’,或者覺得‘不好意思’,但男生就不會這樣,男同性戀者之間不會顧忌太多,可以只按照自己心中的想法去做。”
  男同性戀者之間交往確實比較“爽快”,不少同性戀者在交友方面更加“隨心所欲”。平日不敢暴露身份的同性戀者下班後,往往會前往“同志”酒吧狂歡。這也是被認為“亂”的一個原因。
  “異性戀有追求安穩的,也有亂來的。其實我們和他們沒什麼兩樣,社會不應該區別對待。”小寶說。
  (小標題)統計不應只盯“高危”人群,防“艾”知識仍缺乏
  為艾滋病毒感染者群體服務的彩虹門診公益項目負責人、“你好,志願者”網站站長肖冬認為,儘管目前的統計數據顯示,男同性戀人群是艾滋病的易發和高發人群,但如果重點局限在“高危”人群的艾滋病檢測上,可能會留下隱患。
  “目前,對艾滋病檢測的宣傳只對準了同性戀者、吸毒者、有高危性行為的高危人群,而放鬆了在非高危人群中開展大規模的檢測和摸底篩查,這樣可能會遺漏一些更龐大的潛在艾滋病患者。”肖冬說。
  此外,肖冬認為,前往檢測點檢測的人群多為包括男同性戀在內的特殊群體。因此,“艾滋病患者”統計數據中男同性戀者比例偏高,並不能說明問題,“異性戀艾滋病患者可能也很多”。
  據統計,截至2014年8月31日的報告,中國現有艾滋病感染者或患者人數接近50萬,今年前8個月的新發感染者人數為7萬,其中超過80%為性傳播,20至49歲的人群是艾滋病病毒感染的高發人群。
  肖冬認為,隨著人們性觀念的解放,攜帶艾滋病毒的異性戀群體可能迅速擴大。“現在年輕人普遍晚婚,但初嘗禁果的年齡又提前了,這意味著每個人可能會遇到比過去更多的性伴侶,也會加劇病毒的傳播。”年輕人對性知識的缺乏,也使他們暴露在危險之中。
  11月29日,中國計劃生育協會在北京舉行世界艾滋病日的活動。其間,北京大學兒童青少年衛生研究所教授餘小鳴指出,近年來的研究表明,在年輕的性活躍人群中,因無保護性行為而導致的不良結果,如艾滋病、性病的感染,以及非意願懷孕等,呈上升趨勢。
  中國計劃生育協會與鳳凰網合作進行的網絡調查結果顯示,儘管超過90%的應答者都認同,使用安全套是有效預防艾滋病和避免非意願懷孕的方法,但仍有超過30%的應答者在進行性行為時,偶爾或從不使用安全套或避孕措施。
  “這一結果表明,人們對艾滋病預防的認知與行為不一致。這值得特別關註。”餘小鳴說。(完)(參與採寫:實習生孫雲帆)
  (2014-12-02 01:03:25)  (原標題:中國首例同性戀矯正案宣判 外媒:歷史性時刻)
創作者介紹

傢俱促銷

mp45mpyo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