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投稱,創始人婚姻有隱患的公司,千萬不能投
  律師說,卡在上市前一切的談判底線都是:不能損害公司的股價,保障夫妻共同利益
  京東商城創始人、CEO劉強東新戀情曝光,引爆公眾對企業家私人生活關註的又一熱點。
  正值京東IPO前夜,這一樁個人私事引發的不僅是八卦的熱情,還有對電商市場格局走向的揣測。在分析人士看來,企業家私人生活投射的影響遠超於家長里短。民營企業大多為家族企業,家族與管理層存在著重合;高科技公司發展快,燒錢多,高層管理者方方面面的動向對公司影響巨大。
  “在公眾眼中,企業的領導人形象與企業品牌是一體的,對企業家感情生活的要求自然會與對這家企業的期待息息相關。”互聯網分析者謝璞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針對劉強東事件,他撰寫的《一杯西紅柿味道的奶茶》被熱烈轉載,在文中他指出:一切的情感糾葛都是有利益訴求的。
  從劉強東到王石,公司價值或股票因感情因素受影響並不鮮見。在謝璞看來,感情是私事,但是涉及公司的發展就不再只是私事了。
  “一家企業、特別是股份制企業所有者間的關係會影響到員工的就業、財政稅收及它的順利上市。”上海滬家律師所創始合伙人、上海市律師協會民事委員會主任賈明軍律師對中國青年報記者說,自2011年起,他帶領的團隊已經代理了50多起擬上市、上市公司離婚案,包括土豆網創始人王微離婚案、趕集網總裁楊浩然離婚案等備受關註的案件。
  賈明軍認為,婚姻和家庭的變動是企業家的私事,但對企業來說也可能是致命的。
  股價不跌的底線上各自利益最大化
  卡在上市前一切的談判底線都是:不能損害公司的股價,保障夫妻共同利益。
  因為離婚影響公司走向的案件屢見不鮮,“中國巴菲特”趙丙賢離婚案影響了沃華醫葯;藍色光標董事孫陶然與前妻近乎平均地分割了公司。離婚案涉及經濟、婚姻等複雜的法律關係,家庭生活中又太多不能為外人道的細節,雇佣私人律師在企業家圈子裡頗受追捧。
  賈明軍回憶,企業家的離婚案中,丈夫打敗妻子或者妻子擊倒丈夫都不是最終目的。兩人彼此追求的都是各自利益的最大化,因此和解調停是首要目的。這類案件通常會打得非常細,談判無休無止。有一次他為一位男性企業家代理,妻子希望案件在自己的主場江蘇受理。最終的轉折點是他的團隊促使受理地點落在江蘇以外,妻子全線崩潰,和解了事。
  然而,公民財富傳承管理集團法律部主任陳凱說:“很多時候,夫妻雙方會落得雙輸局面。”如果公司估值受到影響,夫妻雙方能分到的部分就都縮水了。
  在賈明軍代理的離婚案件中,土豆網創始人王微與前妻楊蕾的糾紛就是一個損失慘重的例子。
  2010年8月土豆網獲得了第五輪融資,同季度虧損額降至上季度的八分之一,申請赴美上市被納入日程。此時,楊蕾在離婚後向法院提出分割王微名下三家公司。這場爭奪戰歷時數月,土豆網因為訴訟“股份凍結”的消息一度傳出,官方給出了“審計問題”、“王微靜默期發言違反規定”等原因來解釋上市的拖延。
  2011年8月17日,土豆網終於坎坷上市,籌資1.74億美元。此時據其向SEC初次提出申請已過了將近9個月,距樂視登陸A股創業板已經一年、距酷6借殼上市近兩年。與土豆同期提交申請的優酷已於2010年12月8日實現IPO,中概股爆發,融資2.33億美元,繼而增發6億美元。2012年,優酷收購土豆。
  千萬不能投創始人婚姻有隱患的公司
  和土豆網同病相憐,上市計劃被創始人婚姻糾紛撞上的還有臺灣自主服裝東京著衣,以及真功夫和趕集網。趕集網創始人楊浩然前妻王宏艷察覺到他有意以紅籌模式上市、多次註資趕集網的海外公司,起訴楊浩然“惡意轉移財產”。餐飲連鎖品牌真功夫創始人的感情糾紛,將其中一位送進了監獄,上市自然黃了。
  在紛紛擾擾中,股權糾紛是關鍵詞。因為股權的不確定性,家庭和婚姻會給產業帶來極大的不確定性。
  創始人爭奪股權,為獲得談判籌碼互相揭老底,導致公司遭受處罰,甚至將高管送進監獄;離婚拉鋸戰會耽誤發展時機,拖延公司上市;股權變動有可能割裂公司,甚至被納斯達克強制退市。
  在陳凱看來,殺傷力巨大的並非只有離婚案,傳承中也存在著巨大的隱患。
  根據美國《福布斯》發佈的 “2013年中國現代家族企業調查報告”,中國上市家族企業“二代”接班人走向前臺數量激增,“企二代”時代逐漸到來。陳凱在工作中發現,兩代人有時會有明顯的管理理念差異,當這樣的差異引發股權之爭時,公司的發展將陷入僵局中。“企二代”婚後繼承的家庭產業屬於夫妻共同財產,一旦離婚,財產分割會對公司經營權造成風險。碧桂園就遭遇過這樣的問題。
  “風險是結構上的。”賈明軍說,“股權結構不清晰,會導致產業發展上的不確定。”
  目前國內企業釐清股權關係挑戰不小。我國民營企業九成是家族產業,家庭關係與管理層重合。在賈明軍接手的工作中,真正重視股權釐清的企業家通常已經年過四十、事業穩步發展。然而,最適合進行這項程序的時機應該是創業初始階段。不少企業選擇在國外上市,但這在未來將給“企二代”繼承帶來麻煩。
  企業發展受滯,投資人受影響,在這方面吃過虧的投資公司不少,包括真功夫和土豆網背後的今日資本。豐厚資本創始人楊守彬曾公開表示,創始人婚姻有隱患的公司,千萬不能投。土豆網的糾紛也催生了所謂“土豆條款”,希望VC、PE在投資前像評估資本一樣認真評估創始人的婚姻狀況。然而,這個條款的實施缺乏在法律根基。
  “出了問題,投資人就只有自己埋單,自認倒霉,法律上沒辦法追究誰的責任。” 陳凱說。
  家庭問題與企業權益的界限
  在高曝光的離婚案件中,企業家背後的妻子角色往往成為輿論密集關註的對象。一方面,公司多在丈夫名下,他們也因此獲得了更多的社會資源,相應的,婦女兒童的權利更需要保障;另一方面,妻子多與創始人是白手起家時相識,大多並不具備執掌公司等相應的能力,若分得公司的重要管理權,對於公司來說並不是好事情。
  焦點之一在於:為什麼要在上市最關鍵的節骨眼提出分割股權呢?
  賈明軍為這個群體代理較多。據他介紹,提出訴訟一般有三個時間節點:提出上市申請時;遞交上市相關材料時;股票發行以後。前兩種中,丈夫會寄望於速戰速決。最後一種情況下,股票價值已經確定,雙方討價還價空間較小。
  陳凱分析,其實妻子方面也知道,上市前夕提出訴訟的風險最大。但正是因為風險大,她的訴求才能夠得到最大的關註。“歸根結底還是沒有防護機制”,才會棋走險招。
  國外企業普遍有防護機制,保障創始人的家庭問題與企業的管理有一道清晰的界限。企業創始人遭遇監禁等突發問題也有相應的預案。2013年末,默多克和鄧文迪的離婚案曝光,同樣曝光的還有兩人的婚前協議,這一紙文件保障了新聞集團管理權的完整性。但並不是所有國人都能完全理解還沒結婚就談怎麼離婚。
  “在這樣一張文件上簽字,很多人感情上接受不了。”陳凱說。
  賈明軍介紹,受土豆網等案件高曝光率影響,目前國內接受離婚協議的主要是財產相差懸殊的夫妻,還有一些“企二代”。這些人多有海外學習的背景,相對接受這一做法。
  目前國內此類防護機制主要是信托和保險。相關保險用理財的瓶子裝了財產劃分的酒,適用於中產階級的創業者,雖然方式不算靈活,但很受歡迎。  (原標題:創業家能否理性對待離婚協議)
創作者介紹

傢俱促銷

mp45mpyopy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